女土豪


三国    05/13     9060    
4.8/6 



作者:无名农夫 (版权所有,谢绝转载!)
          酒店房间里,床边靠放着一套崭新的日本红马牌球杆。到了今天这个地位, 老刘已经不需要用钱去买感觉了。不过这套球杆在加州比国内要便宜一半,虽然不是店里最贵的,也烧了八千多美刀。
          看上去,斜阳下闪亮的日本球杆是比粗糙的美国货要精致些。
          他不经意地把玩着根四号杆,笑谈着国内同学们过去二十多年的江湖战绩。老刘的同班同学, 除了进了局子的一半, 另一半现在都是国内呼风唤雨的人物。穷大学生当上了土豪,也都和解放军进南京城一样纷纷换上了小资配偶。老刘的家是例外, 可以说是中国第一代金融帮硕果仅存的道学神殿。
          “他奶奶的,农村小妹当了地主婆,是最难伺侯的了。换起老公来, 比男同学换小三小四还要快还要狠”。快意商海江湖后,每次回首二十年社会人事的沉浮,老刘总是兴致勃勃。
          可当说起和他青梅竹马,一起从商海上岸的太太,老刘眼神里的笑意暗淡了些:“其实她对我和家庭照顾都是不够的。不过当初人是自己选的, 也不能因为事过境迁就变卦了”。他昨天刚见过移民到南加州的同学和他的新太太,有点感触。
          老刘周围有不少对他仰视亲近的小姑娘和文艺少妇。要不是丈夫读透道德经, 刘太太的金银窝可能早就被女狼们温柔地攻占了。
          “孩子也读大学了,算了吧”,他的话音里,带着一丝苦涩。
          世界上最珍贵的东西, 却往往被人们最不在意地随意挥洒。

          他的感情,大概也被挥霍得差不多了。

          窗外街道过往的车辆行人有点闹, 喧闹的噪音带着周围中餐厅的厨房味飘入房间。
          “走,我们到城里吃点西餐,离这不远有间不错的扒房”。
          一别数年,我一直没有机会再见过老刘。听朋友说,刘太太有次看到一个年青美妇对老刘的媚态, 福至心灵。从此洗尽霸气, 一心相夫敬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