富翁老麦


三国    06/23     15498    
4.8/5 



富翁老麦

老麦说:All you need is one success, then people will jump on you.

老麦是个高个子白人,比我年长许多,60 多岁。福布斯的富翁排行榜,他是绝对上不了的。不过用任何一种标准,他都是个不折不扣的富翁。

认识老麦,是因为一起并购案。并购案很小很小,小到那些大人物根本就看不起眼。可是案子再小,该做的都得做,due diligence,一样都不能少。做着做着,就出来了一个技术问题。我这个学化学的,对着机械的东西,几乎两眼一抹黑。公司的大领导和上面的更大的领导,都看出来了。也都没为难我,主要还是想尽快把这些事情做完,决定找一个顾问。我起先还以为是个一般的工程师,来了才发现,竟然是一个管着好几百人的 CEO。

老麦极其健谈。虽贵为 CEO,技术细节却极为清楚。头一次会面,技术问题两个小时就聊完了,然后老麦和我就开始神吹胡侃。他从小时候开始讲起,一直讲到他结婚生孩子,事业发达,孩子成人离家。

老麦一生的经历太传奇。

老麦有兄弟姐妹九个,他是中间的。中间的孩子通常父母都不太管。上高中的时候,他就不安心在学校里。和一个狐朋狗友经常跑到树林里,搭了一个挺好的小木屋。两人的鬼心思是,有了小木屋,就可以招来女孩子(看来不只是中国的丈母娘会怎么想,哈)。结果,女孩子没找到,缺的课太多,在 11 年级,被学校里给开除了。还好有一个老师特别仗义,觉得这小子其实非常的聪明,也没做什么坏事,就推荐他去上大学。也不知道怎么的,大学也录了他。可是这小子又不好念书。两年后大学不念了,出来工作。

大学没毕业就工作,当然没有什么好的,就从公司最底层的技术员开始做起。这时候,老麦的英雄本色体现出来了,事情做得特别的认真负责。有一天,他必须要在实验室里盯着仪器过夜。半夜的时候,累得要死,就在地上躺了一会儿,休息一下。结果一个扫地的越南妇女,开门一看,地上躺着一个不省人事的大家伙,吓得差点昏过去。她随即去把其他越南同伴叫来,一起用越南话商讨该怎么办。这时候老麦醒了,咪咪糊糊的,就看到两个女人,在用自己听不懂的话,叽叽喳喳地不知道在说一些什么很神秘的东西,也被吓了一大跳。两边各自瞪大了眼睛,对望了很久,才明白过来,原来大家都是好好的。哈哈。

老麦工作非常出色,不断得到晋升,还抱得美人归,娶了在同一个公司工作的太太。可是就在他春风得意的时候,公司重组,老迈和他老婆两个人居然一起丢了工作。那时候刚买了一个需要很多修理的房子,老麦从春风得意,一下子掉进了人生的低谷。之后两年,老麦居然都没有找到工作,硬是靠着信用卡的转帐来混日子。好歹把房子修理了之后卖出去,得了点钱接济下日子。

牛人就是牛人啊,这样的打击并没有把老麦放倒。举家从新英格兰搬到得克萨斯的墨西哥边界,重新找了份工作。在那里一呆就是二十年。从技术员开始,靠着开发产品的硬本事,一直做到那家公司的头头。几个孩子全是在那里出生,太太在这中间还拿了个博士学位,也是了不起的人啊。

从技术员到公司的老总,老麦的勤奋和诚恳,让他实现了人生的跳跃。从那以后,他就进入了“总”字号的俱乐部。随后不断地得到青睐,在好几家公司做老总。最传奇的就是他的最后一家。几年前,老迈加入了他们的团队。正逢美国一个医院里的大型交叉感染事故,FDA 决定对医院设备的要求,做出重大改进。老麦居然在仓库的一个尘封的角落里面找到了一个很早以前的设计,可以立即符合这些要求。一下子,他们公司的产品在那个领域的市场佔有率跃居 50% 以上。老麦的独到眼光,让他自己和投资者都赚了个翻。

老麦虽然很有钱,人却非常的随和。

一只尼龙包,一用就是5,6年。临时说要去德国出差,口袋里居然只有10刀现金,他太太从皮夹里拿出50刀。就这么点,就开始了欧洲之旅。德国的公共厕所是要交钱的,老麦就经常向我伸手讨欧元零钱。每次他都很不好意思,搞得我也有点不好意思。在生理需求面前,土豪和一般人也没啥区别。哈。

我们是极好的玩伴,一起跑遍了大半个德国,和老麦聊天的时间前前后后加起来有快10多个小时,却从来没有觉得无聊。他知识之广博,有点让我惊讶。我以前总有点偏见,觉得白人的知识面是比较狭窄的。好歹我这么多年各种各样的烂书也读了一大堆,一个话题接一个话题的聊。两人倒也谈得来。老麦聊天时,有个特点,非常注意倾听,绝不会轻易打断你的话。

老麦对知识的渴求,到老了还一点都不减退。听说 Heidelburg (海德堡)有世界上最古老的大学之一,就立马决定和我一起去看看。到了以后,我要去爬山,附庸风雅地去走走黑格尔,叔本华等等走过的“哲学家小道”。老麦膝盖有点不好,就在教堂附近蹓跶。我回来后,老麦就开始给我讲解教堂和周围建筑的历史来历。要不是他的讲解,我还真的会丢掉好多东西。海德堡的市政厅前,有个 Bunsen 的铜像,老麦连高中都没毕业,居然知道这是个化学家,如果多活几年就会得诺贝尔奖。

离开海德堡的时候,为了赶上从 Mannheim 到 法兰克福的火车,我领着他上了一辆看起来像是轻轨一样的公交车。结果这辆老爷车,一路晃晃悠悠,每个小站必停,中间还要我们下车三次,去换另一辆车。这时我们才意识到,我们上的,是居民出行用的普通公交车,每经过一个市,就要换个车。本该只有 20 分钟高铁的路程,走了快两个小时。老麦跟着我,没有任何的怨言。还安慰我,说非常有幸体验了一下当地人的真正的生活。

老麦啊,下回有机会一起出去哦。

有七绝一首(作者:一江水):

白人老麦富闲翁,
经历传奇自不同。
博记随和佳旅伴,
无钱如厕笑呆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