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们为了什么而战斗?


三国    09/03     166980    
4.7/6 

前几天,PLAYPromoting Leadership in Aspiring Youth)的一些小朋友(Meimei 称我为“小朋友”,我终于找到了可以称别人小朋友的地方了 )采访了AD-16的候选人 Tim Sbranti。里面有问 Sbranti 对于SCA-5的看法,Sbranti表示了反对意见。今天发表出来,结果引起了一些朋友的不满,认为这个采访会影响到Catherine Baker 选举。我本来已经几乎解甲归田了,不得不出来说几句。


我们到底为了什么而奋斗在选举战线上?难道不就是为了孩子吗?


我们为什么受人家欺负?不就是因为我们以前不关心政治,不出声吗?


现在,有一群华裔中学生,半自发地(自主权正在扩大)组织起来,为自己所关心的议题作研究,写文章,向政界人士叫板。难道这不是对上面那两个“为什么”的最好回答吗?难道不就是我们半年多以来,“革命”的最终目的吗?我高兴还来不及呢,革命同志们,战友们,你们为啥不高兴?


这个世界上,几乎所有的东西都可以教,唯有“热情”(passion)教不了。现在,小朋友们已经有了教都教不了的东西,我们的革命事业已经有了接班人啦,高兴吧!应该开香槟酒祝贺啊!一个具体的候选人是否能选上,和小朋友们的政治热情比起来,算得了什么啊?!


小朋友们的具体政治看法,当然是比较初级的。这正是我们可以发挥影响力的地方。最近,我受邀请参与了PLAY 的政治作文比赛。小朋友们的热情很让我感动啊。那些文章,可以看出,是做了很多准备的。不过,在具体的题目上,我也没有刻意隐瞒我自己的观点,在批语里直截了当地指出了他们应该考虑其他的因素,要有自己的全面地思考。在这方面,我选择了和小朋友们的直接接触,而不是把矛头对准孩子的妈妈们。


这次采访,我们可以看到的是,民主党的候选人也都已经在反 SCA-5,可见我们的革命已经起到了巨大的作用。我真的是非常的欣慰,终于辛苦没有白费。


至于对Catherine Baker 的选举,我认为只有正面,不会负面。首先,他们已经在初选前就已经采访了Baker,而且非常的正面。如果没有发表的话,可以提醒一下他们。如果有些小朋友还想再接触 Baker,应该支持啊!再者,这揭示了一个问题:Baker应该如何应对民主党也口头反SCA-5的情况。这个问题,越早提出,越好。如果Sbranti 10月底,突然发一个针对华裔的mailer,说他反SCA-5,你认为那样更好对付吗?Sbranti这种政治老油条,什么事干不出来?我一直的建议是,把宣传的重点集中在Prop 209上,只有支持Prop 209 才是反SCA-5的唯一办法。


小朋友们已经有了这么多的采访经验,解除了很多的政治任务。我想,可以建议他们分析一下,到底这些政治人物的观点,有什么实质的不一样?对政客们的花言巧语,如何去看到本质。


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,想提出来给小朋友们考虑一下:你们是否可以促成两位候选人的直接面对面的辩论?把希望得到回答得议题列好,由小朋友们主持,家长们负责联系媒体。如果成功,将是美国政治史上的奇迹!!如果你们能收集到几百个签名的话,你们一定会成功!!